二、談論成就和想法的必要性

在大多數的組織中,和別人分享自己的特殊作為、功績,能幫助你擦亮自己的「個人品牌」,你口中的自己還有你談及的過往建樹,決定了他人認識你與評斷你的方式。然而,那些不諳此道(指自吹自擂)的內向者老是搞不清楚狀況。如果他們又遇不到伯樂,碰上不懂得主動察覺他們的付出、挖掘他們的才能並提升他們能見度的老闆,那麼這些不懂得推銷自己的內向者,很有可能成為職場上的隱形人,被拋諸腦後。

當今的企業文化並不崇尚「謙虛」的特質,這也使得他們經常受到忽視,讓他們的好點子難以被察覺。在人聲鼎沸的場合,他們或許會帶著獨到的見解現身,卻找不到合宜的時機把好構想端出來。甚至在與別人單獨面對面的時候—尤其對象又是外向者時—他們還是會有插不上話、無法讓自己的想法被聽見的困擾。這是因為這些安靜的人不懂得自我褒揚,習慣沉默不出聲,而且也少有外向的同事會敏銳察覺到該引導他們分享內心的想法。內向者因此無法引起別人的注意,更遑論藉由這樣的注意力讓現狀產生改變。

三、表現得像個外向者的壓力

許多亞洲地區的文化都非常肯定「不表露太多情緒」這份能力的價值。然而,西方國家的工作環境中,卻幾乎無法忍受撲克臉或者安靜的人,如果想迅速地融入群體,你得要是熱情且健談的人;如果這不是你的風格,那很抱歉,為了達成目標,你得偽裝成這樣的人。

一位十八世紀的愛爾蘭作家奧立佛.高德史密斯(Oliver Goldsmith)這麼形容他筆下的一個角色:「在舞台上,他非常自然、簡單並且有感染力。『關機』時段之外,他都在演戲。」這段描述與內向者十分相似,他們挑起「扮演」的大樑,假裝很開心,假裝非常喜歡與人往來交際,也看似非常樂於表達自己的感受(儘管他們內心可能完全不這麼想)。《安靜,就是力量:內向者如何發揮積極的力量》的作者蘇珊.坎恩稱這種情形為被期待擁有「理想外向性」的壓力。一位安靜影響者把在商業場合小型談話時的自己稱為「競爭的自我」(competitive egos),因為身處這種場合時,她感到非常不真實。

然而,不管你是想挑戰現狀或是想激勵他人向前邁進,你都需要有「在他人面前展現真實自我」的意願。當別人覺得內向者猜不透,或是當內向者發現自己被「開機」的壓力壓得無法喘息時,他們便會發現自己的影響力難以施展。

四、快速做出決定

從在會議中回答問題,到在很短的時間內回覆電子郵件給客戶,種種現象都明示暗示著,現今的環境逼迫著每個人在很短的時間內快速做決定。比起需要花更長一點時間思考才能得出的周全答案,「即時回覆」的價值更受肯定。科技的快速發展,以及全球競爭壓力的不斷提升,都加速了我們工作的步伐。照道理說,應該要花費在棘手難題上、從多重面向檢視困難所在的時間已蒸發;在做決定前,用來檢驗方案是否可行的許多假設性問題、回到工作流程的上一步驟,蒐集更多資訊的時間也不復存在─因為那些我們想要對其銷售好的想法或商品的服務對象,「現在」就想要買到東西。

不幸的是,內向者又再一次承受著這種情境的負面效果。當決策過程的步調無法放慢時,內向者很容易感到沮喪;沒有獲得充裕時間的他們,既無法好好思考事情,也給不出最佳的決策結果。有些人會在內向者身上貼上「緩慢」或者「跟不上」的標籤,而內向者也往往很難得到理應獲得的對待方式。當內向者針對問題進行沙盤推演和分析時,他們總是來不及找到自己需要的答案,「老是慢半拍」,讓他們付出「失去影響決策的機會」為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