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助國內留住人才
還是扼殺球員更高挑戰機會?

當然CBA這條新制出來後,國內持正反兩極的意見皆有,雖然都公認這將讓台灣籃球員的西進潮退卻。但有人認為這將有助於國內聯賽留住人才,提升賽事精彩度,讓球迷重燃對SBL的熱情;有人卻認為,這將扼殺台灣球員到更高舞台挑戰的機會。

先分別來看這兩個問題,第一,國內招牌球星不可否認的是吸引球迷目光的重點,但球星出走絕非SBL熱度在頭幾季後便迅速衰退的主因。以日本職棒為例,每年都有頂尖的日本選手赴美挑戰大聯盟,日本職棒還不是場場滿場給你看?SBL的困境在打了12年還一直號稱半職業聯賽,恕筆者直言,根本沒有什麼東西叫半職業聯賽!SBL目前在賽制還有性質上就是類似甲組的業餘短期杯賽(一年只打30場例行賽)。這個當初過渡期的業餘聯賽已經走了12個年頭,還離職業化非常遙遠。

再來談到球員挑戰更高殿堂的問題,中華男籃這幾年在國際賽表現不俗,除了歸功於歸化外籍球員外,一些在對岸接受更高強度聯賽洗禮的球員,如曾文鼎、林志傑等人的進步幅度也有目共睹。他們在對岸對抗更高大更強壯球員,甚至是NBA邊緣人等級的洋將。更成熟的林志傑近年也在對岸,搏得了一些網友給予亞洲第一得分後衛的美稱。然而這些台灣球員如果繼續留在台灣這個業餘聯賽,應該非常難成長成現今的水準。

治標也要治本,
給台灣籃壇「運動職業化」的建議

過去幾年台灣籃球員西進對岸撈金,某種程度上是讓台灣頂尖球員有更好的出路,但總體而言僅能算是治標,在西進一路被封閉後,真正讓SBL職業化,做大國內籃球市場可能才是治本的解方。

談屬地主義,雖然SBL已有幾隻球隊冠上城市名,但僅止於表面功夫,先不說球隊與地方毫無情感的交流,甚至連出賽都不是以屬地為主場。以璞園建築隊為例,雖然冠名台中,但上一季總冠軍戰七場沒一場在台中進行,有多少台中人會認為:璞園建築是我們台中的球隊?

談聯盟行銷,SBL目前還是大多集中在聯盟官方統一外包行銷公司進行,包裹式的行銷概念,讓各球隊沒辦法獨立培養球迷,打造屬於單一團隊的特色。同時球隊間也沒有商業上的良性競爭,自然也很難有迅速的進步。

雖然,這幾年幾家企業用心之處不是沒有讓人看見,像是促成洋將歸化、設計全新視覺商品等,但整體大方向職業化的意識還太弱,也拖太久。

職業運動就是一盤生意,如果經營者的心態還停留在公益性質的社會球隊,不指望用這支球隊賺錢,當然也不肯多花錢,短視近利下,餅自然也就無法做大。台灣籃球員登陸的淘金夢幻滅,同時也逼台灣籃球必須正視籃球發展的殘酷問題,是坐困愁城,還是趁機力求改變,在亞洲各國籃球近年發展迅速的態勢下,若台灣再開倒車,也許未來連在亞洲都要退居三流等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