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創業」,這多少有著大無畏浪漫色彩的字眼,總是很容易讓人將它與「夢想」連在一塊,好像每一個創業家就是天生的夢想家。對我而言,這話是對也是不對。

早先我巧遇一位前輩,提到我辭了工作,正和朋友籌備創業,他訝異但讚許地說:「現在的年輕人真有膽識!我們當年畢業時只是一心想著要進大公司上班,從沒想過要跳出來創業!」我一時有點尷尬,心想我也是啊,如果畢業後可預見的薪水和機會無憂,大概也不會黑白來,能夠好好當一個安居樂業的上班族,誰不想呢?

只是環境已經不同了,不是我「太有」夢想,更可能是我「只剩」夢想。生活中,前有日益上漲的生活開支,後有居高不下的房價,兩相夾擊下,才會逼著自己去想「我還剩下什麼呢?」

下一個問題接踵而來,如果只剩夢想的話,那該怎樣在夢想和賺錢謀生間,架起一座互通有無的橋樑呢?

我和一塊創業的朋友都是商科畢業,修過經濟學、會計學、商事法、貨幣銀行學,這些課程教會我們讀懂報紙上的財經評論,有能力在一家有組織的公司裡扮演稱職的螺絲釘。不過,大學裡卻從來沒有任何一堂課,教導我們出了社會想創業的話,該從何開始?

時至今日,我得很汗顏地承認,我並不是有了十足準備才創業的,絲毫不足為楷模。相反地,在幾乎沒有明確、新鮮的business model可言的情況下,至今仍在吃苦頭,只能安慰自己「把吃苦當吃補」,畢竟是在補修大學時從沒上過的那門創業學分。

話說從頭:我們幾位夥伴對於台灣的老東西、民俗文化向來感興趣,也在思考如何循商業途徑將它重新包裝行銷。恰巧,有前輩建議我們不妨切入和宗教文化相關的紀念商品行銷,畢竟那也是在地一大特色——君不見電音三太子、陣頭不僅炒熱台灣市場,還能遠赴海外作國民外交——我們從善如流,決定以在地廟宇文化當作第一塊敲門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