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大選和立委選舉在即,兩者都是透過民意基礎創造正當的政治力。

台灣大學BBS的批踢踢實業坊(PTT)從2004年開始出現鄉民一詞,西方世界則以internet和citizen創造的組合字「netizen」形容之。維基百科的定義如下:鄉民本義是指住在鄉下的人,也指未讀過書的市井小民之意,平常無所事事,一見有事就湊過去看熱鬧。粵語為「鄉下仔」、閩南語稱「莊骹人」。

後來在電影《九品芝麻官》中,周星馳飾演的八府巡按包龍星,重審理戚秦氏滅門案那一場戲裡,陪審的狀師方唐鏡(吳啟華飾)言道:「我是跟鄉民進來看熱鬧的,只不過是往前站了一點,我退後就是了!」從此以後,「鄉民」一詞便衍生了「愛湊熱鬧、跟著群眾起鬨」的意味。

「鄉民」一詞在網路上源起於PTT中「網友」之俗稱,特別是指批踢踢黑特(Hate)看板之網友,後來此稱呼亦被網友使用至其他BBS及網路論壇中。因取其「愛湊熱鬧」的意味,常被網友用以自嘲。「鄉民」一詞也同時帶有貶意,用以指稱一些不懂得判斷事情是非且只跟著群眾起鬨的網友。

原本像我這種以鄉民自稱的網路重度使用者,看到這種形容,第一時間總是暗自神傷。但如果看看現在以電視為首的傳統媒體嘴臉,不懂得判斷事情是非且只跟著群眾起鬨的,好像是他們了。

我反倒對鄉民逐漸成為公民的進程,與促使鄉民成為公民的幾股力量感到好奇:

新媒體/社群媒體

新媒體其實是舊的名字,是那些舊媒體的觀點。老人看什麼都年經,就什麼都說新。

她真正的名字叫做社群媒體,和舊媒體差異其實只有一個,端看社群的內容是社群成員平行共同創造、充滿參與感的;還是有個上對下的垂直發佈姿態,讓社群難以參與。

而社群媒體的崛起,一定會加速事實回到我們鄉民手裡的速度。一但我們掌握了事實,會越來越懂得判斷是非。

瞬間民意

大家熟悉的架構,叫做四年民意。四年才表達一次民意。大家是不是開始發現,好像什麼都可以投票了。而投票的另一個名字,叫做聯署,也正方興未艾。

原本我還有點擔心民粹,但我後來發現,那只是民意即時化的特徵之一,只是我們用傳統的框架來看,會覺得民粹很恐怖。但其實是因為我們從來沒有看過速度這麼快、力量這麼大的群眾運動。茉莉花革命、冰島修憲、希臘人要求提前大選,這些才只是開始而已。

線上金流浪潮

透過網路的經濟重新分配的力量越來越大、成本越來越低,新金流正以極快的速度重組整個交易模式、消費模式、金融模式,甚至稅收模式,且不只是線上刷卡繳稅這麼簡單。

繳稅的簡單目的是:我們定期把錢繳到一個地方,但另外定期選一個人當總統告訴我們錢要怎麼花,然後定期找另外一批人監督之前那個人怎麼花我們再之前繳出來的那個錢。

我們為什麼不能跟馬總統說,ㄟ,我今年繳的15萬元,其中2萬給我辦教育,其中3千給我買潛艇,你過去那四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我的稅裡面提撥50元給你當年終獎金(如果用2010年個人所得稅總額來算,馬總統可以拿到的年終獎金將近1千萬。)

這力量,給我無限想像,覺得馬英九和蔡英文的2012大選還在那邊踢球,了無新意。

這些趨勢說的都不是未來,都是現在進行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