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美多年的前廣島鯉魚隊王牌投手黑田博樹,在今年美國大聯盟仍有數隻球隊都想爭取他加盟的情況下,放棄超過21億日幣的合約,只領不到1/5的薪水回到母球團廣島效力,不只在台灣,放眼全世界,有這種條件的人大概都不會做這樣的選擇。

「鯉魚返鄉」不為別的,只為了一句與球迷「生涯廣島」的約定,要回到廣島退休。

這種在職業運動裡可說根本違反常識的事情,引起了日本社會的廣大迴響,因此日本史上專輯銷量第一的超級樂團B'z也特地為黑田量身定作出場曲《Red》,這也是B'z首次為運動員打造主題曲。而廣島的年度8,300張季票在黑田確定回到廣島後,也隨即販售一空,春訓時球衣販售首日,黑田的15號球衣販售量就等同於去年整個二月份銷量。黑田本季在正式例行賽的首場先發,也在廣島地區創下了平均近35%的超高收視率。

如果要找一隻球隊讓黑田有理由做出這種事的,我想大概就只有廣島鯉魚隊了吧!

廣島鯉魚隊是日本職棒一隻非常特殊的球隊,在1950年代創建的最初是由縣政府、市政廳與工商界企業聯合成立,是一隻真正屬於「廣島人」的球隊,目前也是日本12支球團中,唯一不依附在母企業下而獨立經營的球隊。因為缺少母集團可以用廣告預算的方式認列虧損,在獨立結算財報的情形下,初期經營一度相當困難,且1993年時,日本職棒開始採用所謂的「逆指名」制度,造成廣島這種財力不夠雄厚的球隊一方面在FA制度下流失成熟的明星球員,又無法透過選秀制度獲得優秀的新人。

然而,透過加深地方認同感,開發周邊商品等方式,廣島球團已經超過連續30年有盈餘,從2000年代中期到現在,廣島的周邊商品營業額成長了10倍以上,對一隻長年戰績不甚理想,不折不扣的「小市場」球隊而言,實在相當不容易。

與其他球隊略有不同的是,廣島的死忠球迷中,女性球迷的比例高得嚇人且往往成群結隊的前往球場為鯉魚隊加油,這些女球迷被稱作「鯉魚女」,而「鯉魚女」也成為去年日本最夯的詞彙之一。有日本媒體指出可能是長年球隊戰績不佳,激發了女性球迷對弱小球隊的母愛心,而廣島球團本身也相當積極開發女性球迷,包括為女性球迷出新幹線的車資到廣島球場等。此外,廣島效應近年大幅擴散,連鯉魚隊到東京等大都市客場作戰時,也可以看到大批的廣島球迷進場聲援。看著常常被巨人、阪神這些豪門球隊花大錢挖走球星的鯉魚隊上演「小蝦米對抗大鯨魚」的戲碼,也讓這些獨自在大都市奮鬥的上班族仿佛看到了自己,情不自禁的想為他們加油。

「今天大家回家看比賽,全市不加班!」

近日日本廣島市勞動局局長河合智則穿著廣島鯉魚隊的球衣召開記者會,提出了幾條勞動改變的政策,其中最受矚目的則是希望當地企業在鯉魚隊主場比賽時,一律不准讓員工加班,好讓大家都能回家或進球場幫鯉魚隊加油。廣島勞動局除了身先士卒,在廣島主場比賽日時放員工準時下班,也擬對執行這一政策的公司進行獎勵。

這種在台灣目前可能是難以想像的事,大概也只有廣島市與鯉魚隊做得到。

全市民的球隊,下一隻在台中?

日前中華職棒新任會長吳志揚就曾拜會新任的台中市長林佳龍,針對林佳龍想仿效鯉魚隊由市政府聯合企業成立台中球隊等構想進行討論。

廣島市為了管理市民球場的營運狀況由廣島的政商界、學界、球迷代表等組成了特別委員會,並定期召開會議,針對包含資金的使用、營收、球場營運狀況等討論,並且把會議內容完全公開,以供市民檢視,如果台中市真的有意效仿廣島打造一隻屬於台中人的球隊,全民參與可能也是相當重要的一環。

主場經營的「屬地主義」是現代職業運動的理念核心,不論美日的職業球團都相當重視屬地的球迷經營,俗話說,球迷是要用「養」的,這也是美國職棒比賽中,為何球員總將界外球送給場邊的小球迷的原因之一。

而台灣在近年來才開始重視與經營所謂的屬地主義。這種經營模式說穿了就是尋求在地球迷的認同感,把城市與球隊緊扣在一起,像鯉魚隊主場出賽時,連當地麥當勞員工都改用鯉魚隊球衣當制服,而不管是招待鯉魚女看球還是讓市民能下班回家看比賽,都是加深在地民眾對球團認同感的最佳實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