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我們自動認定這封信沒價值、甚至不值得給個機會回覆一下。

突然之間我坐直了身體,頭腦醒了過來並忘記了身體的疼痛。

要記得,很多我們日常生活中常見的產品就起自於這種瘋狂的時刻,而很多成功的生意人或投資者的點子一度被認為是年輕、幼稚。比爾蓋茲大一棄學開了自己的公司,Zuckerberg創立Facebook的原因只是要和他哈佛的同學社交。

我一個哈佛商學院的同學在15歲的時候開了自己的時尚公司,原因是他喜愛設計領帶,然後有一天決定要賣自己的設計給紐約第五大道上的百貨公司,但從沒想過他們最後把他整個生產線買下來。

每個偉大的點子,偉大的企業家在某些時候都被認為瘋子,而他們全都也有個開始。

或許保守的亞洲文化比較不容易有這種情況發生。但當我在美國工作和念書時,那裏心態就開放的多。或許是因為我們一直被來自各個種族、國家、生活型態的人們包圍,所以不管你年紀多大、來自什麼背景,我們永遠不會自動否定你。

重要的是你是否真的有什麼獨特的東西,有什麼貢獻,而最重要的是,有勇氣去嘗試。

正因為如此,如果我們在美國收到這種郵件,我們絕對不會連封信都不回就拒絕他們。在亞洲,我們太常被洗腦別去冒險,而對那些冒險的人,公眾的反應通常是勸阻。

我們太輕易笑著搖手拒絕。

小時候,我們習慣抱怨成人的世界太僵硬,而只要我們長大,我們保證要用我們嶄新的念頭和能量來改變這個世界。諷刺的是,當有一天我們真的長大之後,並且有權鼓勵或摧毀某些人的夢想時,我們的行為卻和過去我們一度抱怨的人完全一樣,我們自己也陷在了生活的壓力之中。

我把那封信印出來,走去找負責此事的經理。

「你打算什麼做?」我問道。

「什麼都不做,」她面無表情的回答,「前任老闆不是叫我把這封信刪掉了嗎?」

「不,別這樣做。如果他是33歲而不是13歲,我們至少會給他個機會。他至少有勇氣去嘗試。在一個中國農村的小鎮中,一個13歲大的小朋友有勇氣寫一封英文信給我們,這值得我們的尊敬,至少值得我們回覆。」

「回覆?回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