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恐中,以往是台灣不要去大陸,你大陸人也不要過來。但今天遊戲規則變了,中國正走向全世界,所以我們如果還是持「只要你有中資色彩,我就不和你來往」的態度,下場可想而知。

我最近做一個案子,某外資基金投資台灣公司,該基金有幾個外國上市公司股東,被主管機關要求承諾這些公司無中資。請問台積電能承諾它無中資股東嗎?

習近平反貪腐帶動資金外流狂潮,大陸人都想把錢搬到海外,比較安全,三年以後,大概很難找到和中資完全沒有關係的外國企業了。

任何事情,如賭博和色情,越禁止就越有對應管道,人才和資金也是如此。台灣未來會走向價值二元化,不論企業或個人,能和國際接軌的,價值會提升,間接影響並改變台灣的生態系統。

復興空難是一個警訊,台灣的人才都被挖角,已造成系統性風險,為什麼我們只有單向出走,卻不能讓外地的人才進來?

外來潮流將不斷衝擊台灣,我們不能把門關起來,以不變應萬變。

周末看了一部電影「我想念我自己」,敘述一個得阿茲海默症的女人逐漸失去記憶的故事。

台灣似乎得了懷舊症,沉溺在過去,沒有活在當下,更遑論未來。我們會懷念樹和建築,卻不記得那個時代李國鼎、孫運璿的作為。

文化看過去,政治看現在,但經濟一定要看未來,台灣把三者搞混了。

我們想不起過去,迷失在現在,也看不到未來。

Remember Taiwan, refine Taiwan, re-create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