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演講中提到,創新除了政府Top-down的政策,更要有Bottom-up的創業精神,深圳就是一例。沒有中央的關愛,完全靠自己努力,就像郭台銘所說「打不死的蟑螂」,在夾縫中求生存。

另一個令人關注的城市是廈門,這是離台灣最近的大陸主要城市。大陸剛批准三個自由貿易區-天津、廣東和福建。

不可否認,習近平在福建17年,是重要因素。廈門離台灣近,可作為兩岸交流平台,更重要的是為前進東南亞的出海口,星、馬很多華人都來自福建,對大陸正在積極推動的「一帶一路」戰略有關鍵影響。

「一帶一路」是大陸拓展區域經濟的藍圖。台灣有興趣加入大陸推動的「亞太自貿區」(FTAAP),但不想參加「亞太基礎設施投資銀行」,說明台灣的短視。

亞投行以金融支持東南亞發展中國家的經濟,台灣以往送許多錢給非洲小國,也未見外交地位提升,為什麼不藉此機會向外輸出資金、技術和經驗?

區域如同產業,有可能自成一個生態系統。今天中國大陸根本就不需要來台灣,它和周圍大部分的國家都結為盟友,我們就被孤立了,台灣變成亞洲經濟的的北韓並非不可能。

作為領導人,不管是中央或地方,最重要的事就是「引進來」,這和「分配正義」同等重要,陳菊在這方面比柯文哲做得好。

台灣剩下的價值就是人才,外商投資也是為了人,如進駐高雄的電影特效公司,或者是谷歌、臉書這些科技巨頭。

外商投資重資產根本不可能,比如說101或義大世界,肯定被封殺,所以只剩下投資輕資產(人),但人力資本是可以自由流動的。

台灣人很傻,外商投資工廠或遊樂園,可以創造很多藍領就業機會,但投資知識產業,只有少數白領有機會。我們今天反商,不但扼殺了藍領的機會,白領也留不住。

不要以為大家都想來台灣,差得遠呢!根據一項調查,亞洲學生最想留學的國家是日本(57%)、新加坡(50%)、香港(33%)、中國大陸(22%)、台灣(17%),如果你是大學教授,我勸你趕快轉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