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小雅幼稚園的園長打電話來跟我談小雅在園裡的退化行為,我忍不住跟她訴苦了起來。

我告訴她,我覺得我是很認真的媽媽,而且功課也都做了啊:對於小雅的事前預備、不比較、不責備、抽空陪小雅、也每天抱她、親她,讓她幫忙我拿寶寶的衣服、尿布等,讓她覺得自己長大了,是個姐姐……所有書上寫的、我想到的,我都做了。為什麼還是這樣呢?我實在快要崩潰了。

園長聽完了後,停了三秒,接著開口告訴我:「雅媽,妳會不會給自己壓力太大了?妳不用堅持做到一百分的媽媽啊!小孩有老大情結是正常的事情,他們也需要時間調適。父母要做的是不要讓老大情結的狀況雪上加霜,而不是想辦法完全避免掉。如果期待要完全避掉,恐怕妳跟小雅都會有很大的壓力。」

媽媽要先照顧好自己的情緒及需要!



為了瞭解我跟小雅的問題所在,幼稚園園長決定帶著她剛上小學的最小兒子來我家拜訪,吃頓晚飯,以便有足夠的時間觀看我跟小雅的互動。

一開始他們一起畫畫,之後要去小雅房間玩時,我請小雅要先把畫筆收好。但玩瘋的小雅根本沒聽進去,就跑去自己的房間拿玩具「現」給大哥哥看。我很不高興地跟到房間,要她放下玩具去收拾,她一開始還不肯,後來我大聲了一點,她也很不高興地收拾……之後狀況大概也都是如此,我總是抱著寶寶,跟在她背後一直碎碎唸。這樣到了晚餐,小雅吃飯又吃得到處都是,我要求她把碗放在臉部的正下方吃,她聽到後,乾脆把整個臉貼在白飯碗的上方,不吃了。我看了很生氣,跟她兩個人就僵在那裡……後來園長幫忙哄她,轉移了她的注意力,讓大家順利把晚飯吃完。

隔天園長打電話給我,先是大大讚美了小雅與寶寶的互動,表示我跟雅爸做得很好,小雅並不大妒嫉寶寶,也不覺得寶寶的到來讓她失去父母的愛。

「但是,」她話鋒一轉,「小雅的行為是在跟妳討愛,這代表妳跟她相處得不夠,而且她明顯感受到妳對於雙子家庭的適應不良情緒:不耐、疲累及焦慮。妳把這些情緒都轉移到她身上去了,所以小雅就表現出來給妳看。」

「啊!」聽她這樣說,我好像有些懂了。

第一,妳因為太疲憊了,沒有真正陪到小雅,就算做到書上說的兩人獨處時間,相處品質也不好。」園長說。這個我接受,因為每次唸故事時,我都已精疲力盡,有時小雅插話要跟我討論,都被我阻止;我也真的只想趕快唸完,再去餵寶寶,這樣我才能休息。

第二,妳犯了很多新雙子父母會犯的錯:對老大太嚴厲!很多父母在老二出生後,就開始要求老大快快長大,這樣他們才有力氣照顧老二。雖然小雅已經有生活自主能力,但她畢竟才三歲,很多事情都還在學習與適應。妳不能因為老二出生,就認為小雅可以馬上變成大小孩,能自己收拾、能吃飯像個淑女……她還是個小寶寶啊!」園長一針見血的說,「而且妳整天只給她負面的情緒與語言,她會很有壓力的。所以,雅媽,我建議妳先照顧自己的情緒及需要,然後重新安排照顧小孩的時間表。」

園長的話提醒了我,讓我回想當天他們來訪的狀況。我問我自己,如果不是因為有老二,如果不是因為我總是疲憊不堪,我會那麼希望小雅一玩完就把東西收好嗎?我會因為她一時不聽話就大發脾氣,或跟在背後一直碎碎唸嗎?我對她如此的焦慮與生氣,卻又自以為錯的是她,難怪我找不出問題所在。

永無止盡的老大情結



瞭解癥結後,要解開就容易一些。我重新檢視每天的時間表,看看能否安排得比較好。跟雅爸詳細討論後,決定我不再唸小雅的睡前故事,而是陪她洗澡。

以前,兩個小孩都是八點半一起進各自的浴室,而我總是掛念寶寶洗完澡後還要餵奶,所以常常會催著正在浴缸裡的小雅快快起身,之後故事也是快快唸完就算了。如果我能跟小雅一起洗澡,一來解決了我每天半夜才有時間洗澡的問題,二來我跟小雅可以輕輕鬆鬆的在浴缸聊天玩耍,等雅爸把寶寶擦完乳液、穿好衣服再跟我換手,他接著打點小雅及唸睡前故事,我去餵寶寶,這樣寶寶也可以早點睡,我也可以早點休息。

另外,雅爸也同意在我自覺狀況不好時,由他全權接手。

「我有媽媽可以幫忙。」雅爸擠眉弄眼地說。

從此,一周內有兩三天,雅爸在下午時間帶著兩個小孩去拜訪祖父母,讓我有一、二個鐘頭的「自由時間」;而晚上跟小雅一起洗澡時,因為我也不趕時間,也沒有那麼累,兩個人總是可以玩得嘻嘻哈哈的。正向互動開啟後,我也不再沒事就對她大小聲,她也不會總是要跟我唱反調。

如此過了一個月,園長高興地跟我說,小雅在幼稚園的表現又開始「恢復正常」,又是個大家的大姐頭及小老師。

「我終於安穩的度過小雅的老大情結了。」我鬆了一口氣地說。

「哈,雅媽,沒那麼容易,」園長提醒我,「等到寶寶開始會爬,會去搶小雅手上的玩具、撕掉小雅用心畫的畫時,下一輪戰爭就又要開始了。因為寶寶什麼都不知道,父母通常不會怪老二,所以老大又會覺得父母偏心,一個處理不好,老大情結又會被激發喔!」

啊!原來,對抗老大情結是一輩子的事情,需要有長期抗戰的耐力與毅力啊!


書籍簡介

書名:孩子我要你做自己
作者:吳維寧
出版社:小樹文化
出版日期:2014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