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雅爸一塊兒到醫院看我及寶寶的小雅,在訪客時間過後一直不肯離去。她完全不能瞭解「為什麼妹妹可以在醫院陪媽媽,而我不可以?」她在病房大哭,驚動了隔床的媽媽與來探望的家人,經過護士、隔房媽媽的好心親戚、雅爸以及雅媽我輪番的勸說及解釋後,小雅終於願意回家。

「結果她一上車,又開始哭,一直要媽媽回家,一路哭了40分鐘!」雅爸後來這樣告訴我。 這件事讓還在醫院的我瞭解到,老大情結不是這麼容易處理的事情,我之前想得太簡單了!也開始擔心寶寶真正回到家後,生產完體力不是很好的我,如何應對情緒也不好的小雅。

做姐姐了,好棒!



從醫院回家的當天,車子開進停車場時,我遠遠看到婆婆帶著小雅放學回家,小雅一副興高采烈、意氣風發的小大人樣。看到我之後,漾開笑容的跑向我,給了我一個大擁抱,然後還給了寶寶一個吻,讓我十分高興又吃驚。

「媽媽妳看,我從今天開始是大姐姐了!」她指著掛在身上的紙牌,十分驕傲的告訴我。

原來幼稚園園長知道今天我跟寶寶要回家,在幼稚園的「桌上時間」,大家合做了一張大賀卡送給小雅,恭喜她成為姐姐。園長另外做了一個「金牌」,上面寫著「我是姐姐」,在所有小孩面前為她戴上,讓她戴整天。婆婆也告訴我,回家路上很多鄰居及同學的父母看到那個金牌,都特地過來恭喜小雅。她整天受到許多注目及關心,很是高興及得意。

吃驚的事情不只如此。回家後的一、兩個星期,朋友開始陸續來訪。有趣的是他們不只帶著給寶寶的禮物,也帶著給小雅的禮物。而且進門後都是先招呼了小雅,給了小雅禮物,恭喜她做了姐姐後,才去看寶寶。情緒先被大家照顧到的小雅,早以姐姐自居,帶著客人去參觀寶寶的房間,驕傲的跟大家介紹:「那是我妹妹。」

由於幼稚園園長與朋友們體貼、正確的作法,協助了我跟雅爸度過了第一個小難關,讓小雅一開始就順利而安穩的接納了家裡的新成員,我到現在仍是衷心感激。

不用做一百分的父母

然而,蜜月期過了之後,小雅的老大情結又出現了。

說實在的,小雅對待寶寶的態度非常友善,而且十分願意親近她。雅爸也常讓小雅抱著寶寶,滿足她做大姐姐的心情。偶爾小雅接近寶寶的動作比較粗魯,被我們制止,她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應,甚至寶寶哭了時,她還會來拉我要我去看寶寶。

問題是出在我跟小雅的互動上。

回家後,我拖著手術產的身體,開始照顧寶寶。寶寶很大,頻頻要吃奶,所以開始的第一、二個月,我除了吃、睡、餵奶之外,真的沒有太多時間可以陪小雅。我本來想,沒有媽媽,爸爸可是全程陪著,公園、游泳池、動物園、祖父母家……哪裡也沒少去了,哪裡也沒少玩了,回到家媽媽抽空唸睡前故事、唱安眠曲,這樣還不夠?然而小雅在我面前的行為舉止,卻是愈來愈壞、愈來愈退化。

只要誰沒順了她的意,小雅就躺在地上哭泣;吃飯時又開始吃得整個桌子到處都是;叫她要去上廁所不去,尿在褲子上……基本上,凡是我請她做一件事,她不是故意不做,就是唱反調。我因為身心疲乏,沒有耐心每次跟她打哈哈,所以大聲制止她的次數愈來愈多,小雅也就愈來愈生氣……母女關係常常在沸點上打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