繭,不許回頭再多看一眼了,這個字,你會寫嗎?

如同歲末年終要選出年度代表字,每一段戀情也都有一個代表字。

他們倆的,是「繭」字。

影印店裡,女孩終於看不下去了,出手改了標題「你他媽連題目都寫錯,還想投稿!」

「你他媽的還不是看懂了,ㄐㄧㄢˇ…你改好了不是嗎?」來影印的男生回嘴。
「如果投稿中了,記得分我一半」女孩一邊影印一邊說。
「你吃人啊!」
女孩把稿紙撕成兩半。
「來,自己寫一遍」

男孩笑著、為難的。拿起了筆,大大的畫一遍他自己的繭字。

鬼畫的字,雖是錯字,但好看。

「好吧,你贏,這麼難的字你怎麼會寫?」他問。

「你就記得,繭字就是,草葉下頭,有個兩房公寓,一邊放著絲綢,糸,一邊睡著一條大懶蟲…」女生比劃。
「誰教你的?」男生看到了女孩講完時臉忽然暗了一下。
「誰教你投稿還寫錯字,查字典照描很累嗎?」女孩逃避問題。
「偏不,這就是我的繭,等識貨的有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