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滋病在世界許多地區流行肆虐,如今俄羅斯也成為愛滋版圖的一部份。蘇維埃政權時代,人口遷徙活動是遭禁的,到了1990年代早期才鬆綁。俄羅斯第一宗感染愛滋紀錄在1987年出現。20世紀末俄羅斯約有2萬起愛滋病例,有些資料推估俄羅斯自1998年後的愛滋病例數目,每年都以倍數成長。

愛滋病散播快速與藥物控管政策,使得近來俄羅斯的健保體系成為國際關注的焦點。中亞產海洛因,歐洲為其銷路市場,而俄國位置正好就在兩者之間。

Elizabeth Dickinson經營一個以外交政策為主題的部落格,她在2010年9月寫了一篇名為《俄國愛滋感染情形比非洲還糟糕嗎》的文章,點出俄國國內愛滋傳染情況

「紐約聯合國總部愛滋小組(UNAIDS)組長Bertil Lindblad擔心即便其他國家的愛滋感染速度下降,全世界感染HIV病毒的案例正在擴大。而這些國家,不在非洲,不在亞洲,更不在拉丁美洲,而是東歐。

根據最近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報告指出,在俄羅斯烏克蘭等東歐國家,愛滋感染率從2006年以來竄升700%,也就是增加整整七倍。

今天早上Lindblad說:中亞與東歐國家必須瞭解此嚴重性,盡速反應過來。這些地區恐愛滋與恐同(性戀)意識高漲,加上不願正視愛滋,以致愛滋感染的 實際狀況是很驚人的。這樣下去,HIV病毒散播很有可能會不斷擴張,問題會更加惡化。」

俄羅斯使館抗議部落格為響應世界愛滋日抗議活動,在2011年12月5日發佈的一篇報導,透過這篇報導,全球看到了愛滋在俄羅斯正流行著:

「幾天前,也是2011年世界愛滋日,由吸毒者自身成立的減少毒害團體與國際吸毒者聯盟在世界愛滋日這天在世界各處的俄國大使館前聚集抗議,這是吸毒者最大的一次無國界抗議,世界看到了他們團結的力量。

抗議活動口號為「以俄為恥」,砲轟俄國備受爭議的藥物管制政策,會使HIV病毒與結核菌在歐洲經濟體(EEC,即現在的歐盟)國家蔓延流行。使用污染針頭 注射毒品使得愛滋在俄國蔓延開來,變成全球愛滋病成長最快的國家,數目驚人。新增的愛滋病患有近八成是透過注射毒品所感染的,而HIV陽性的人口也達 130萬左右。

有鑑於此,最近預測顯示,如果俄國對愛滋傳染問題不加以改善,不久的未來感染愛滋的人口會再增加500萬。」

住在莫斯科的Masha Ovchinnikova曾經吸毒,2007年在部落格《愛滋與社會正義》中張貼了一篇名為《俄羅斯減少毒害活動》的文章。 文中,Ovchinnikova談到吸毒者尋求醫療幫助時面臨的種種挑戰:

「吸毒導致許多問題,不管是經濟、道德甚至官僚體制上,吸毒者都碰到很多障礙,他們因此失去了健康,有時候則是生命。

如果他們生了病,一般診所不願看診,他們就變成人球踢來踢去,無法得到醫治。若想要參加戒毒治療,也要等上一兩個星期,甚至更久。除此之外,吸毒者還要備齊一大堆資料,作幾個篩檢(包括HIV檢驗)。做完這些步驟,還不能保證一定能接受妥善的藥物治療,但過程中受盡醫護人員冷嘲熱諷卻是躲也躲不了的。

另外,吸毒名單的保密也是問題之一。要是官方吸毒名單中沒有任何紀錄,吸毒者是無法接受免費治療的。此外,這份應該保密的名單有時還會意外流入警方手中。 儘管近日警方濫權情形漸得改善,但其惡行依舊猖獗。警方會監視著藥房前徘徊的吸毒者舉動,就連買支針筒也變成一件危險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