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時免費

「我的天賦早用完了,剩下勤奮與努力」彭佳慧唱客語、唱爺爺的蓮霧園問鼎金曲獎告白

第34屆金曲獎,彭佳慧首度以客語歌手的身分,同時入圍年度專輯、最佳客語專輯、客語最佳女歌手,被視為奪獎熱門。(攝影者.郭涵羚)

新專輯發表會辦在屏東麟洛的媽祖廟前,早早就有鄉親跑來占位,接著彭佳慧登台了,她薄施脂粉、穿著簡單的黑色背心裙,沒有華麗舞台聲光效果,卻有姑姑、妹妹上台一起合唱,雖然跟辦在小巨蛋完全不同,但她同樣唱得很努力。

出生:1972年
學歷:潮州高中
經歷:1996年以首張專輯《説真心話》出道,迄今發行13張個人專輯
榮譽:第8屆金曲獎最佳新人獎、第27屆金曲獎最佳國語女歌手獎

「這場對我來說不好唱,我看到國小老師、親朋好友、看到太多人了。」在舞台上身經百戰的她,卻在廟前的台上,講到忍不住落淚:「我跟我妹妹⋯⋯很努力,也希望⋯⋯沒有丟麟洛的臉。」台下鄉親大喊:「沒有!」「妳很棒!」他們不懂得怎麼安慰她,只好用全村大合唱新歌〈歸來〉表達樸拙的支持。

她想讓母語被更多人聽見
「歌迷會滑到其他創作者」

第34屆金曲獎彭佳慧首度以客語歌手的身分,同時入圍年度專輯、最佳客語專輯、客語最佳女歌手,被視為奪獎熱門,她7月也將在高雄巨蛋舉辦出道25週年演唱會。

明明是主流歌后,為何轉戰小眾的客語歌壇?無非是想讓自己的母語被更多人聽見。「現在大家都用串流平台聽歌,選了我的歌,底下就會跳出其他客語歌。」她說:「或許歌迷會一路滑到其他創作者的客語作品,那我會很開心。」

許多網友留言大讚這張《我在客廳做的夢》客語專輯新潮前衛、輕快活潑,甚至像是法國香頌。但是,這張專輯卻是一波三折,險些難產。

2020年,她化身「草頭茱小姐」跟金曲客語歌王羅文裕合作,大獲好評。後來羅文裕提議:「姐,要不要來做一張客語專輯?」她一開始覺得「不要開玩笑吧?」而且經紀人、音樂合作夥伴全都反對。

「客語專輯跟國語專輯,商業價值差太遠了。」彭佳慧說。舉例來說,這張專輯主打歌〈我在客廳做的夢〉在YouTube上的點擊率,與她膾炙人口的國語金曲〈相見恨晚〉,相差超過一千多倍。因為市場小,剛開始她甚至得靠試唱帶向文化部爭取補助,款項下來才能繼續做。一路在主流歌壇的她說:「這輩子從來沒有哪張唱片是這樣做出來。」

但她還是堅持做下去。「我不曉得跟客家人硬頸精神有沒有關係,但我的確很好強。」既然預算根本不夠去邀歌,那就自己寫;她跟羅文裕擔綱大部分的詞曲創作,製作、編曲則拜託曾獲金曲最佳編曲的黃少雍等老夥伴,他們一邊嘟噥反對,一邊卻拿較少的報酬、做最好的音樂,加上台灣索尼音樂協助發行,才催生出這張作品。

拚了命也要做出來,是為了要護住心底最重視的根,她說:「我一直覺得自己是個鄉下來的孩子。」

從不自信新人變三聲道歌后
曾8年沒發專輯但仍在唱

她成名得早,24歲發行第一張專輯《說真心話》,隨即以主打歌〈舊夢〉一炮而紅,奪下金曲獎「最佳新人獎」。但是外型不算亮麗的她,冷嘲熱諷沒少過,甚至有張專輯側標是「如果不是因為這樣的聲音,誰會在乎彭佳慧。」

「哪有,我爺爺、奶奶就很在乎啊。」她覺得可笑。那時年輕,不懂那是商業操作,但在歌壇她的確不自在。她記得自己剛出道時,唱片公司找來最棒的造型師、化妝師,讓她穿上又貴又時尚的衣服,而她站在鏡子前,只覺得彆扭:「那時我沒有自信,不是人在穿衣服,是衣服穿人。」

她曾經難過沮喪,又在城市舉目無親,十分孤單,每天都哭,說自己當時不懂省錢,常常一收工就直接搭飛機回南部,唯有在故鄉,她可以卸下一切,還原成最原始的她。

父親早逝、母親改嫁,她跟妹妹由祖父母拉拔長大,就像專輯裡那首〈我要把你嚇死喔〉,歌詞裡的孩子在蓮霧園與河壩爬上爬下滿地撒野,是彭佳慧童年的寫照,她記得每週三、六只上半天課,她跟妹妹在爺爺那座「會播音樂給蓮霧聽」的蓮霧園裡清落葉、拔雜草,對她來說,沒有人種的蓮霧能比爺爺種的更好吃。

在城市的路,從來不是一路順遂。曾經遇上唱片公司縮編,約滿之後找不到新東家,整整8年沒有發行新專輯。記者問怎麼度過這個低潮,她卻一臉不可置信,好像這問題很傻。「我只是沒發專輯,但我一直在唱歌,要是沒那8年,我根本走不到現在。」

那些外界認為的挫折與苦難,在她看來,全是化了妝的祝福。小時候她看到鄰居家有鋼琴很羨慕,祖母卻說:「飯都吃不飽了,彈什麼鋼琴!」她長大後更愛音樂;沒錢做客語專輯,只好自己寫歌,結果發現居然寫得還不錯;或是8年無法發片,她重回PUB練功不輟,當對岸電視節目《我是歌手》找上她,面對巨型舞台她毫無生疏,因為從沒離開過。

上天給她的,她從不視為理所當然,甚至不知道老天何時會收回。疫情期間她曾確診、胸悶了好幾個月,她說:「我很怕有一天醒來,聲音突然就不好了。」

彭佳慧(左)跟金曲客語歌王羅文裕(右)合作的客語專輯,發表會特別選在她成長的屏東麟洛媽祖廟前,唱給鄉親們聽。(來源:索尼音樂提供)|放大原圖

「我的天賦早就用完了,
剩下的是勤奮與努力」

「光靠天賦能走到哪?我的天賦早就用完了。」她自嘲。她知道自己有對音樂的感性與細節的把握,甚至曾經連開嗓都不用:「但現在體力差了,記憶力也差了,剩下的都是經驗,以及勤奮與努力。」

她從沒放過自己。為了讓嗓音保持渾厚,她持續健身,連出遊也不忘鍛鍊肌肉,被遊伴罵:「想逼死誰?」在國台客語三聲道轉換看似毫不費力,但工作人員透露,她在錄音室校正一個詞的發音,可以耗上好幾個鐘頭;即使已是金曲歌后,因為想把現場演出做到跟錄音室一樣完美,她總找老師再調整唱法。

音樂上繃得很緊的彭佳慧,生活上,也開始學著放過自己,覺得其他地方可以不必那麼完美。

她的12年婚姻以離婚收場,〈大齡女子〉、〈我想念我自己〉歌曲也唱活都會女性心聲,問她單身女性如何排遣寂寞,她聞言一愣。

「大齡女子都太會生活了,就是把自己照顧太好了,不需要人照顧。」但她學著:「反而要會示弱,不然另一半價值在哪?有些壓力就是要別人去分攤。」

現在生活的勁道,她用在好好與自己相處、用在每一項自己珍視的事物上。她非常享受午後自己在家煮個麵、看劇或聽自己喜歡的音樂,只有電風扇在耳邊響的時光。雖然每天下午6點3分孩子一按門鈴,就打斷這一切,簡直像南瓜馬車奔來打斷灰姑娘的美夢,但如同專輯中歌名〈一個人的Party〉依然是很重要的時刻。

「好好做自己,把跟人比較的想法拿掉。」是她走過50歲後的最大體悟。那個身著華服,卻在鏡子前怎麼看自己都不對勁的女孩,現在說的是:「相由心生,只有覺得自己好看的時候,才會真的好看。」

曾經在城市裡遇到挫折就飛回故鄉,當了媽媽之後,卻覺得再怎麼樣都得培養出歸屬感:「人成熟了以後,就要找出自己在那個地方的價值。假如自己對異鄉沒有安全感,孩子也會被這種氣氛感染。」

從前,大家喚她「鐵肺歌后」,愛的是她歌聲裡的剛強;現在,大家愛上的,是那個因為坦誠面對自己,而變得越來越透明從容的彭佳慧。

「每個人都要學會愛自己,唯有勇敢去做你想做的事,才會美麗。」她說。或許柔與剛從來不是對立,而是刀鋒上的平衡,為了保護心愛的事物,往往能將百鍊鋼轉為繞指柔。

本文完
免費訂閱!
商周最新出刊報‧隨時掌握最新趨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