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時免費

利率飆+原料漲,台灣風電恐出包?解讀最大開發商沃旭虧損、退出招標風暴

沃旭工程師正在監看離岸風機的吊掛工程,做為台灣市占最大的離岸風電開發商,該公司去年卻發布聲明不競標台灣新風場開發。(攝影者.楊文財)

美國自去年啟動快速升息政策之後,帶動世界各國利率快速上漲,加上放寬疫情限制讓世界各地風電工程紛紛動了起來,施工船等風電供應鏈出現短缺,正加劇另一場影響全世界的完美風暴!

4月24日,集結西北歐9國及歐盟成員的北海峰會(North Sea Summit)上,「我們正遭遇結構性的大挑戰,」全球市占第一的離岸風電開發商沃旭(Ørsted)執行長尼博(Mads Nipper)點出,「利率飆升導致資本成本增加了1倍,使我們無法投資某些案場。」

與疫情時期受惠的科技股不同,全世界的離岸風場從2020年初疫情爆發以來,就因為各國隔離政策,導致技術人員難以入境指導,同樣的狀況也發生在施工人員上,外籍人員無法離開施工船上岸休息,組裝進度大大延遲。

好不容易盼來解封,又遇上美國領頭的世界升息,向銀行融資數百億的風場,光利息成本可能又增加了幾千萬,再加上風場最大成本來源的金屬原物料,自去年10月到今年1月漲了近20%,案場成本宛如失控火車,筆直往虧損撞去。

「能出錯的事都出錯了,」滙豐(HSBC)工業研究主管麥可勞林(Sean McLoughlin)在《金融時報》指出,「去年無疑是過去15、20年來離岸風電營利最差的一年。」

「從開發商到供應鏈,整個產業的獲利能力都遭到嚴重擠壓。」貝恩顧問公司(Bain & Co.)合夥人艾倫森( Thomas Arentsen)指出;彭博新能源財經(BNEF)估計,美國2020至2022年的陸域風電成本增加了16%以上;德國3月公布的風場招標結果顯示開發態度消極,離岸風電認購容量不足一半,陸域風電的認購額更是歷史新低。

沃旭、西門子歌美颯股價成長 2021年由盛轉衰

(圖表製作者:楊乃錚)|放大原圖

全球安裝量少17%、龍頭虧損

一場結合升息、通膨的風電完美風暴正在上演,讓去年全世界的風機安裝量降為78吉瓦(GW),相較前年首度衰退,降幅達17%,對比2018到2020年年均成長率近4成,真的差很大。

開發商不再像過去大膽投資,因為連風電龍頭沃旭都撐不住,面臨虧損。

即使去年全年盈餘仍創新高,沃旭第4季財報卻繳出虧損3.3億丹麥克朗(約合新台幣15億元)的慘績,頗有「山雨欲來,風滿樓」之感,預告從疫情開始累積的負面因素,已開始發酵。

到底升息與通膨會帶給離岸風電多大的影響?或許可以從沃旭第4季的虧損項目探知一二。

根據財報,第4季虧損原因主要來自紐約風場Sunrise的損失認列,由於該項目的建設合約訂於2015年春季,為期10年的建設中間卻遭遇疫情、通膨、升息3因素夾擊,使沃旭在去年認列約新台幣113億元的損失。

自2000年初開始發展的風電,在過去20年,成本急遽下降,卻在近期碰上軟釘子,「風電技術持續進步,沒有人認為價格會上漲!」研究機構伯恩斯坦(Bernstein)公共事業分析師文卡特斯瓦蘭(Deepa Venkateswaran)在《金融時報》上點出離岸風電的成本增加,是結合所有不可能發生的可能。

離岸風電安裝量下降是短期原因所造成,一個風場的建設大約需要2到3年的時間,會依據當時的原物料成本、利息水平,去估計案場成本,並與供應商簽訂合約,成本多寡大大受當時的原物料價格影響。

而發電費率卻多半由開發商與政府或企業簽訂長達10年、20年的契約,在電費價格差異不大的情況下,短期高漲的成本會吞食長期持平的收益,開發商當然不願意在此情況下開發新案場。

但除了利息、通膨釀成近期的完美風暴,供應鏈的能力更可能使這場風暴延續。

疫情結束後離岸風電的施工船供不應求,也是導致風場施工延宕,增加成本的原因。根據全球風能理事會統計,99%的離岸風機機艙製造廠集中在歐洲、中國,以及少部分其他亞洲區,預估到2027年後歐洲地區的施工船將沒有能力供應其他地區的風機,僅能滿足自己的需求,而施工船更可能在近10年面臨短缺。

尼博便呼籲增加投資基礎建設、電網投資,也在4月中直言,「離岸風電的供應鏈需要在近10年內成長2倍,方能滿足上升的需求。」

通膨、升息、供應鏈不足,離岸風電的完美風暴,對台灣又有什麼影響?

台灣影響》最大開發商拒競標

去年9月底,沃旭發出震驚業界的消息,意即不參與台灣離岸風電第3階段招標,這個台灣市占最大的開發商,其亞太區負責人克里斯登森(Per Mejnert Kristensen)當時表示,「做為台灣最有經驗的海上風電開發商,在評估法規限制及通膨、利率問題後,我們無法確認台灣項目是否具備可投資性。」

但政府去年遴選出的開發商名單中,卻不乏國際大咖,包含:管理190億歐元的哥本哈根基礎建設基金(CIP)、澳洲最大銀行集團之一麥格理(Macquarie)旗下的風電開發商Corio、年營收逾1,400億歐元的法國電力公司(EDF)等。

「沃旭拒絕競標的理由其實不太合理,」淡江大學產業經濟學系教授蔡明芳指出,「通膨、利率都不是台灣獨有因素,更何況官方公布的物價跟利息上漲幅度還比其他國家低。」對比美國去年以來已升息19碼,台灣僅升了3碼,而通膨更是全世界都面臨的衝擊。

台灣離岸風場的融資多半是借新台幣,利息由新台幣計價,付的也是新台幣薪資,「真要找一個理由,可能沃旭會想要開發大一點的案場,船一樣出去一次,但收益比較大,算是個別公司規模經濟的考量,倒不是台灣狀況特別差。」蔡明芳點出。

哥本哈根基礎建設基金董事總經理許乃文面對商周採訪,則表示現階段忙於第3階段風場開發案的供應商、企業售電及政府契約,「尊重友商的商業決定,不會回應。」

即使台灣的利率對比世界相對友善,但國際廠商的開發意願低落,還是讓參與風電國產化的台灣供應商掃到這場完美風暴的颱風尾。一名本土廠商的經理就透露,國外風機製造商的訂單減少,1月時部分公司甚至開始放起無薪假。

聳立在台灣海峽的200支風機,除了提供電力,也是台灣加入世界離岸風電產業的重要起點。(攝影者:楊文財)|放大原圖

全球需求、國產化仍成長

這代表離岸風電將進入衰退嗎?答案卻是否定的,原因就在綠能是不會消失的硬需求。究其根本,由於離岸風電發電量規模大,它在近20年仍會是最主要的再生能源,其發電更能拿來做為其他綠能的基礎,比如:電解出氫,做氫能使用。

此外,全球原物料上漲不只影響風場建設成本,也包含石油、天然氣等傳統化石能源成本的大幅增加。根據全球風電理事會分析,截至去年,亞洲區域燃煤發電的成本已大大高於各國風力發電。

因此從美國的《降低通膨法案》、中國的「十四五規畫」,再到歐盟的「RepowerEU計畫」,無一不強調離岸風電的重要性,加上俄烏戰爭體現化石能源掌握在少數國家的風險,讓各國更加強能源自主的決心。

剛開完的北海高峰會,就共同訂下2030年離岸風電達到120吉瓦、2050年達到300吉瓦的目標,相較目前容量,等於要再成長7倍、19倍,所以離岸風電的成長動能是肯定的。

而台灣則剛剛邁入兩百支風機的里程碑,也為疫情延宕多時的離岸發電注入一劑強心針,象徵國產化的學習曲線逐步上揚,台灣的離岸風場製造能力將持續進步,如能進一步解決全球施工船短缺問題,或許在未來,台灣能成為緩解這場完美風暴的助力。

更多永續經營趨勢與案例 請上《商周ESG》專區:
https://www.businessweekly.com.tw/event/site/esg

本文完
免費訂閱!
商周最新出刊報‧隨時掌握最新趨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