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時免費

敢給冒險舞!

李長榮養接班梯隊》他33歲那年,1人飛加拿大買下數億元工廠

大環境不好,歐美又掀起大離職潮,台灣景況也不「輸」國外。根據yes123求職網、104人力銀行調查,有3成員工安靜離職中、高達9成上班族,想在第1季換工作。留才、攬才,成了企業眼下最大痛點。

提高薪資、獎金吸引人才?《哈佛商業評論》分析,物質條件是最立即見效,卻也是最無法持久的工具。

那,什麼才最有效?讓高階人才願意成為公司轉型升級的重要接班梯隊?

成立近1甲子的李長榮化工,用3個約40歲的新生代主管,接掌公司未來10年最重要的轉型事業部門。一起來看這家老企業,如何選用、留任年輕世代。

李長榮化工生質化學事業處總經理許展嘉(攝影者.程思迪)

2018年冬天,加拿大安大略省西南部小鎮薩尼亞,遇上號稱史上最強寒流,氣溫逼近攝氏零下30度。

當時,清晨1點多,有個台灣人正裹著厚外套、抱著電腦,瑟縮在小鎮上1個旅館停車場旁,打了通越洋電話給人在台灣的老闆:「天氣這麼冷,你現在叫我來幹嘛!」

他是現任李長榮化工生質化學事業處總經理許展嘉,主管集團位在加拿大的生質化工廠(前身為那斯達克上市公司BioAmber)。全廠,只有他1個台灣人。

出生:1985年
學歷:台大化學工程所博士
經歷:李長榮化工研發中心研究員、合成化學品組長、電子化學品副組長;化學科學與新產品開發辦公室經理
現職:李長榮化工生質化學事業處總經理 

職場心法:要像金庸小說裡的慕容復,什麼都要會,不要太專注鑽研單一面向

甚至,連2018年集團買下工廠時,也是他自己1人完成。

當時,他33歲,在公司擔任新產品開發辦公室經理,1人飛往天寒地凍的加拿大,代表集團、斥資數億元,買下1家正被法拍的工廠。

工作才剛忙完,回到旅館,發現整個小鎮店家因大雪提早打烊,他餓得只能在旅館販賣機投幣買洋芋片充飢;半夜還因為旅館管線燒起來,跟著所有旅客疏散到戶外避難。

狀況之慘烈,讓他記憶深刻。但,這不是他第1次1人代表公司在海外談生意、完成交易。

「我很習慣了,我在2017、18年,從來沒有2個星期待在同1個城市過,就是一直飛來飛去,我老闆(指李長榮集團總裁李謀偉)就是喜歡在大年初二就叫我飛出國。」

這個海外購併的工廠,是李長榮未來事業的重要布局——該廠用一種特殊菌種,將玉米糖漿發酵變成琥珀酸,製成塑膠薄膜,取代從石化原料製成的塑膠,既能減廢也能減碳。當各國陸續祭出禁塑政策,生質琥珀酸,就是其中一種替代品。

目前,全球僅4家公司能製造出這樣的產品,其一就歸屬李長榮集團旗下,而且由1位不到40歲的年輕人掌管。

相較於其他大型化工企業,平均3年到5年升等專員、10年以上升等高專,許展嘉進入公司7年,就從研究員躍升為總經理。他自認,是夠幸運,且組織「夠了解我,也看到我的能力,立刻就知道我需要什麼機會,下一階段可以給我什麼挑戰。」

跟許展嘉同一實驗室的博士班同學,僅他1人進入傳統化工產業,其他不是在台積電,就是進科技大廠。2013年,他從台大化工博班畢業,同樣有某科技大廠開出比李長榮高一倍的薪資向他招手。

但他放棄,選擇進入了李長榮。為什麼?因為他看到機會與舞台。

外界對化工產業的印象,通常是穩定、流動率不高、創新較少。「跟國外企業相比,台灣化工業轉型速度大概慢了3到5年,但李長榮是在產業內走得比較快、往前沿技術發展的,」清華大學化工系副教授周鶴修說。

李長榮從10年前開始積極與台大、清大等化工學系展開產學合作、專案研究計畫,而且,公司方參與者除研發主管外,包括總裁李謀偉等一級主管都會跳下來討論。

許展嘉就是當年第1批參與博班專案研究的學生之一。「當時很多公司高層都很關心這件事,和他們有很多交流機會,從中慢慢了解組織文化,」許展嘉說。

讓還沒進入組織的人才先行理解企業文化,確實有助李長榮與台積電等大廠競爭人才。許展嘉理解,正處重整草創階段的公司,會更願意給年輕世代舞台。

還有,他們惜才,一級主管願為了還沒進門的人才,直接「到府」找人。「當時公司的CTO(首席技術長)跑來家裡吃飯,就為了幫我說服我的父親。」許展嘉回憶。

除此之外,所有人的創新想法,都有可能成真。

「在研發中心,任何人都可以透過內部平台提出想法,匯集大家的意見後發展成專案,甚至可以跨部門拉相關人員加入,」許展嘉說。

李長榮為了開創新事業,每季透過「創意發想平台」展開的新事業專案,多達5、6組。如許展嘉負責的生質琥珀酸、運用在摺疊手機螢幕的透明聚醯亞胺(Colorless Polyimide)等,都是有人透過平台提出想法、評估,最終真正商品化。

「找到一個可以發揮的地方,好好的做好現在的挑戰,一定會有一些事情等著發生。」許展嘉說。

本文完
免費訂閱!
商周最新出刊報‧隨時掌握最新趨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