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誼紅燜牛肉

去年,我家爐台上,老是燒著一道無水紅燜牛肉。

這道菜是為我的婆婆做的。婆婆去年初開始化療,年底離世。因新冠肺炎疫情,門禁嚴格,病房僅留一人。由大姑貼身照顧。當時的隊形,是我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