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可錯在早,不要做得剛剛好

我這一生的創新事業,大多有所謂的「八年魔咒」,就是我的新創事業一定要經過八年虧損,才有機會損益兩平,長時間的煎熬是必經過程,幾乎每個創新事業都如此,這是我的宿命。

我一九八七年創辦《商業周刊》,前三年連賠三個資本額,經過不斷增資,到了一九九五年,每年虧損才逐漸減少,之後又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