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距兩分情

近來的疫情,讓許多組織不得不調整上班習慣。我們辦公室的運作並沒有受到影響,因為我從 二○一六年入閣以來,就實行遠距工作。

當時我提出「週三、週五遠距上班,並保有在其他辦公場所上班的彈性」,當時媒體民調約有四成民眾支持、三成不支持。不過,多年來的事實證明,辦公室遠距團隊的工作效率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商周紙本/電子雜誌訂戶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