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砧板上打坐

梅雨如天理,雖然遲到,卻不缺席,收到觀音山寄來的蔬菜箱,綠竹筍飽吸雨汁,色如羊脂,豐潤肥翹。趁鮮,趕緊剝殼取肉,開了音樂,備好砧板,取出「有次」薄刀,閉目斂心,深呼吸數次,然後睜眼,開始下刀。

這是做菜的儀式感?喔不,這是冥想。

鮮靚的綠竹筍,一般做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商周紙本/電子雜誌訂戶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