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經理與浪子,兩個向植物學習的故事

我的植栽人生

綠色風格美學席捲全球,植物被當成奢侈品在園藝市場中持續高價亮相。
而身邊植物和我們的親密關係帶來什麼影響?是信賴的依歸?是企業核心的建立?還是人生轉念的開始?

深坑的家是植物的休養醫院。幾乎枯死的金狗毛蕨,回到山上不久綠意伸展,終於活回來。

深坑的家是植物的休養醫院。幾乎枯死的金狗毛蕨,回到山上不久綠意伸展,終於活回來。(攝影者.陳宗怡)

經營企業像照顧植物 他繞著綠意做芳療、開藝廊

驅車來到遺世偏僻的深坑社區。原本想望棲身自然別墅宅的人們,早早因為生活機能不便、濕度過高、生態太野等等因素搬離。沒了主人的法拍屋,成了植物蔓生的樂園,是這裡的景觀主調。

一棵細葉光潔的日本女貞樹迎面,在鐵黑色屋前以彎腰姿勢,邀我們入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