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廢墟遺跡喝杯咖啡 日式銀行、碾米廠重生

大和頓物所

(攝影者.李清志)

我父親是在高雄市鹽埕區長大,祖父是鹽埕長老教會第一任牧師,鹽埕區也算是我的故鄉。

過去多年,高雄的發展中,鹽埕區可說是被遺忘的區域,可就是因為被遺忘,至今仍保留了許多老房子,以及令人懷念的日治時代建築,反而成為讓人懷舊、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