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唯一能改變的就是我自己

年輕的時候,我曾有一段非常痛苦的工作時間,那時候我有一、兩個非常麻煩的同事,這兩個人老是爭功諉過,有好事他們老是搶著做,有壞事他們就躲得遠遠的。以我死心眼的個性,嫉惡如仇,對他們當然極為討厭,恨不得他們能從我們的部門消失,我也期待我的主管能制止他們的投機取巧,給他們一點顏色看看。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