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先書摘》一張圖,成就一代風險大師

高風險高報酬是錯的?

我一生中最幸運的一次休假,是在一九六七至一九六九年,我有個機會進入芝加哥商學院(Chicago's Graduate School of Business,後改名布斯學院)就讀。就像那個時候的大多數人一樣,我認為,直接從大學進入研究所應該是成功最有效的途徑,而越戰與隨後的徵兵制度,又增加了我大學畢業後,直接進研究所的動機。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