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RY的一千零一夜

創造天堂的大師

窗簾的特殊質感將陽台外美景襯托得更加迷人,形成藝術品般的視覺效果。

窗簾的特殊質感將陽台外美景襯托得更加迷人,形成藝術品般的視覺效果。(攝影者.張智強)

澳裔新加坡建築師凱瑞.希爾(Kerry Hill)一直是我所景仰的大師之一,過去一有機會我會專程去他設計的旅店朝聖。其融合在地自然與建築間的技術與靈感,已非魔術師可形容,而是無人可及的神級程度,每每讓我內心震盪不已。我和希爾有些緣分,當他在七○年代離開澳洲到亞洲發展時,第一份工作便在香港巴馬丹拿(Palmer & Turner),那裡也正是我畢業後第一個老東家,我們可謂前後輩的同事關係。數年前我與希爾也曾有一面之緣,相當高大的他有著澳洲人強健的體魄,然而氣質卻如東方智者一般沈靜低調,在亞洲三十多年的經歷讓他成為﹁tropical modernism﹂(熱帶摩登風格)的引領者,影響深遠。二○一八年,年屆七十五歲的希爾逝世時,著實讓我黯然許久,決心再前往他所設計的旅館做為緬懷,也再次感受其以嚴謹理性創作出繁複感性、讓硬體建築能與人類感官連結對話的設計精神。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