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欠大林蒲一個道歉

大林蒲,兩年多前,我第一次聽到這個陌生的地名。

當時我們正製作「要命的空氣」封面故事,主任攝影程思迪從高雄採訪回來後,描述了這個地方給他的震撼,「那是一個被八百多根煙囪包圍起來的地方。」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