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女性藝術家爭平權

一月底,「華盛頓女性遊行」成為全球新聞焦點。遊行的主事者除了女性主義領導人之外,有電影明星和歌手帶動婦女響應,光是華盛頓的參與人次就超過數十萬。那幾天,遊行在西方各大城市遍地開花。這次的抗議主張包括終止暴力、捍衛生育自由、保障公民權利等,深刻反映女性即便到了二○一七年,離一九一三年美國女性爭取投票權的一百多年後,仍囿限於各種不平等待遇。

女性爭取平權,不論在哪個領域從沒間斷過。最近在重要美術館的展覽以及藝術評論家的還原下,有幾位女性藝術家在丈夫與男性主導的西方現當代藝術生態裡,歷史地位更加明朗。最好的例子,莫過於梅莉薩‧梅爾茲(Marisa Merz,一九二六—)。她的先生是「貧窮藝術」(Arte Povera)領軍人物馬里奧‧梅爾茲(Mario Merz)。然而,她的女性身分讓她在當時沒有知名度,但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