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世界永遠不缺說閒話的人

一個二代企業家向我訴苦,不論他怎麼努力,都無法突破父親的光環,每一個人還是認為他受到上一代的庇蔭,這讓他十分痛苦。

他從國外念書回國後,就先到一個父執輩的公司,從基層做起,努力工作了一年多。有一次吃飯,遇到了另一個父執輩,這位父執輩公司所做的生意,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