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雪兆豐年

我生命中的大部分日子,都不會記得,但,這天我會牢牢記住:民國一百零五年一月二十四日。這天清晨五點,天色仍黑,溫度零下,我被鄰居的電話吵醒:「下雪了!」推開門,我看到不可思議的景象,草坪的綠色、木地板的褐…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