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人能咬金湯匙

想挑幾盆植栽把去年殘枝換掉,要是撞見歡喜的花缽,連陽台我都會大整形,對於物質上相互襯托的美感,只要負擔得起一向不手軟。

一則不忍心對美的欲望打折,再則我追隨緣起緣滅的浪漫,兩手來兩手去,何必腰間多攢餘財,常提醒自己人生苦難夠多,對自己和旁人都要好一點,東省西省不過捏下餘糧給口袋,除了自我安慰的尾數跳躍,對現實幫助其實不大。助理曾關心提醒:「大哥把錢看得這麼淡,不多存點未來怎有安全感?」我的安全感來自心頭篤定,不是存摺積累,努力賺錢勝過刻苦存錢是我的信仰。光陰不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