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澳洲老藤

(攝影者.林裕森)

接連兩週品嘗了十多款採用百年老樹釀成的紅酒,在二十多年葡萄酒寫作生涯中,還是第一回。最有趣的是,這些酒都來自南澳大利亞的巴羅莎地區(Barossa),當然,絕非巧合。

百年老樹在歐洲雖非不得見,但為數不多,相當珍稀。因為十九世紀末的葡萄根瘤蚜蟲病摧毀了歐洲所有的葡萄園,所有新種的葡萄都必須嫁接在耐病的砧木才得以免除病害。因此,除了幾處種於沙地上的特例,歐洲現存百年老樹大多是廿世紀初才種植的。南澳未曾遭受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