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四那年他滿腦子想自殺,卻沒想過求助⋯⋯

2位長春藤教授走出憂鬱症現身說法

「我已經決定了。我是個失敗者,我把自己逼到一個可笑的角落,浪費一堆錢在一個不在意我的學校,我還能做什麼?永遠重複同樣的失敗嗎?成為家人和朋友和自己永遠的負擔嗎?幹!少一個像我這樣連基本功都做不好的人,世界會更好!我還能貢獻什麼?屁!我已經決定了,連計畫都擬好了。我腦裡浮現四
到六種死法,全都想好了⋯⋯。」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