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大老金惟純60年才搞懂的生氣藝術:

別以為不生氣 就是境界高

金惟純

金惟純(攝影者.賴建宏)

三年前,我在公益團體做志工,還有其他人一起,有位志工很有經驗,我想我從旁協助他就好,沒很認真。到最後開檢討會交換意見,他對我有很多指教,問我當時怎麼了,沒有投入,我講不出來。

為何想發怒?

突然之間,有股熱流從我背脊冒上來、衝到頭頂,那是一股怒氣。我意識到後,馬上說對不起,趕緊離開現場到外面深呼吸。

我問自己:怎會這樣?我們一起做志工,對方人也很好,為什麼想發怒?當下幾個字跳出來:不受教。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