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吃過媒體暗虧的楊天生

楊天生曾經在竄起之際吃過記者暗虧,去年再碰到楊文欣副議長賄選案,逐漸關起與媒體溝通的窗口,成為媒體隱形人。

 長億集團創辦人楊天生近年來知名度大漲,但去年底兒子楊文欣所牽涉的副議長賄選案,長億高爾夫球場違規起訴案,伴隨知名度而來的則是爭議性。在媒體記者的眼中,楊天生是個不賣媒體賬的企業家,一位中部記者指出,他是一個吃過媒體暗虧而不願意主動跟媒體打交道的人。
 不要說北部記者沒幾個人見過楊天生,連中部記者都沒幾個人專訪過他。一位記者說,他已非昔日阿蒙,黨政商級數劇增,要見到他就更難了。
 除了這個原因之外,最重要的是去年副議長賄選案以及高爾夫球場違規案所帶來的連鎖反應。據悉,一家知名月刊雜誌曾經去專訪過楊天生,結果文章一出來後,仍然免不了是負面的報導,讓楊天生久久未能釋懷,他曾經對友人說,沒想到一向正面報導的某某月刊,居然以那種方式處理,頗有受騙的感覺。至此,他消失於媒體,深居簡出、刻意隱蔽。
 楊天生是被媒體記者認為不會主動建立媒體關係的人,這必須話說從頭。長億集團是從台中縣起家的,在全國影響力也許不夠大,在台中縣卻頗具影響力,也是排名前幾大的企業。加上他以有別於地方派系的第三勢力之姿竄起,一時成為地方媒體注目的焦點。
 據悉,有一些地方記者比較偏向既有的派系,對新竄起的楊天生當然「照顧有加」,在報導上也十分「愛護」,尤其在民國七十九年,長億面臨財務危機,媒體更是善盡報導之「責任」,楊天生深深飽嚐被「愛護」的代價,從此他對記者可以說是「深惡痛絕」。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