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未易明,理未易察

年輕時剛到報社當記者,有一位同事安靜、木訥、拙於言辭,說起話來像蚊子一般,要十分靠近仔細聽,才能知道他在說什麼!

當時我心想,他不可能是當記者的料,一定很快被淘汰。果真,記者的前半年,這位同事嘗盡了報社的人情冷暖,常被主管責難,但是他都忍耐下來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