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忮不求,何用不臧

《論語.子罕》,子曰:「衣敝縕袍,與衣狐貉者立,而不恥者,其由也與?『不忮不求,何用不臧?』」子路終身誦之。子曰:「是道也,何足以臧?」

年輕當記者時,常採訪大老闆,他們華服豪車,相較於寒傖的我,我並沒有任何羞愧、羨慕、嫉妒之感,因為身分地位相差太遠。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