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了懼高

陶爸說:我拿著相機,靠在木欄杆旁,把前景照完,又照後景。最後把相機還往外伸的老遠,照了一張旅館停車場的空拍圖。照完以後,才想起來自己有懼高症。

陶爸說:我拿著相機,靠在木欄杆旁,把前景照完,又照後景。最後把相機還往外伸的老遠,照了一張旅館停車場的空拍圖。照完以後,才想起來自己有懼高症。(攝影者.陶傳正)

美國西岸的優勝美地國家公園是我去過最多次的美國風景區,記憶裡春夏秋冬四季都去過,當然是以春、夏兩季去最適合。有年夏天沒訂到旅館就去了,最後只住到樹林裡的最後一間小木屋。雖然天已黑,屋子裡的溫度仍然熱的受不了,最後只好把屋內桌子的抽屜搬出來當板凳坐。因屋裡沒有椅子,老婆怕我中暑,還拿毛巾走到半哩外的廁所弄溼,披在我的身上,希望我別熱昏過去。忘了照張相留念,不然一定很像舞獅的。

有年冬天去,到處都是雪,總不好一直待在旅館裡的火爐前。突發奇想,帶著大家走路去看夏天常去的鏡湖結冰了沒有。因為路面已被約一尺深的雪覆蓋著,看不太清楚路在哪兒,只好全家到超市裡去買了雪靴及木杖摸索前進。誰知道夏天是開車去,不覺得遠。冬天在雪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