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姆大叔債癮難戒

我似乎有點失憶,幾乎都忘光個人的久遠往事。在六十九歲生日將屆之際,雖然這種情況既非致命,也未令我變得衰弱,只是令我猶如無錨之人,失去回家的方向。事實上,我還記得一些東西,只是它們模模糊糊、缺乏細節,通常也欠缺情感聯繫。父母或師長的忠告或人生經驗,我一句都不記得。因此,我的人生就像一本故事書,內含無數似曾相識的章節,但我已不記得讀過這些內容。

數週前,我們有一次家人聚會:妹妹和我到沙加緬度探望大我十八個月的哥哥。我們在討論過他的健康問題後聊起往事。還記得嗎,有一段時間,老爸總是不在家,他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