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同在一起

三十多年前,當我帶著兩皮箱的樣品在美國跑業務的時候。拜訪了好幾個客戶,不見得能跑到一張訂單。每天回到旅館時,其挫折感真的不堪回首。有一次在紐約接到老同學Otto從田納西打來的電話,使我的人生觀改變了不少。他說「急什麼?訂單不會因為你急,就從天上掉下來。不如先飛過來,我帶你去一個地方。包你一定會喜歡。」

我以為他要介紹個大客戶給我,第二天就飛到了田納西州的奈西威爾(Nashville)了。他居然帶我去一連聽了三天的鄉村音樂!因為奈西威爾是美國的鄉村音樂之都。他知道我從中學就迷鄉村音樂,但是不知道美國還有一個叫Grand Ole Opry的地方。從一九二五年到現在,每個週末都有現場音樂會,而且已有八十多年了,從來沒有間斷過。起先是對全美廣播,後來則是電視轉播。幾乎所有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