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歲 從殺魚開始

五十歲,她才決定走出日夜顛倒的蒼白爬字生活,從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作家,執起利刃走進築地魚市場,從零做起,晚睡早起,學做殺魚的漁婦。在這樣充滿陽剛味與魚腥味的地方,就算備受嘲諷,福地享子就是要咬起牙根,鐵了心做個硬頸魚達人。四年打工經驗,讓她不僅懂得分辨各式魚類,整個魚市的生態、交易買賣到人情義理,也通通摸得通透,更改變了她對於傳統魚市的看法,真正成為其中一分子。放下刀,她則又再度拿起筆,記錄下這段有趣、又艱辛異常的魚市打工見習日記。

河岸有很多個出入口,而我通常都是走靠近一般客人也能逛的場外市場的海幸橋。在海幸橋附近的大銀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