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鄉菜就是傳家寶

遠居異地的移民,在味覺上總忍不住懷舊。移居加拿大的袁皖君,所懷念起的,則是童年時外婆家廚房裡的葫蘆麵疙瘩。於是她就在北國自家的廚房,設法調製記憶中台灣外婆的味道。而又因為旅居之地包容了多元種族,袁皖君更尋訪了移居自其他十二個國家的家庭,挖出其私房菜和家族故事。有些家庭已在加國生活了第三代,即便對原生地的地理風景已記憶模糊,卻仍保留飲食傳統,繼續煮食老祖母流傳下來的秘方。以飯菜香,證明自我獨特的文化血統。(文‧陳乃菁)

或許,有時人生就是一連串解碼的過程。若能畫一條弧線,與其他弧線交錯的點,就可能是每一個解碼的線索。有的人能捕捉到這樣的訊號,從此看人生,就有了非常難以形容的神秘感。在書寫採訪的過程裡,始終沒想過會遇上來自亞美尼亞的受訪者。Armenia,這個極少被提及、謎樣的國家。非常小。人口總數?三百二十多萬。是小沒錯,但她的袖珍卻揹負了巨人般的歷史、巨人般的傷口。一九一五年,奧斯曼土耳其政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