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最難忘的櫻花季

春天,是看櫻花的季節。對我來說,賞櫻卻已經成為一個特別的記憶,一個對母親永遠的回憶。

三年前的那個春天,我帶我媽媽去京都,那……,是她第一次看到盛開的櫻花海。對她那個年紀,受到日本文化影響的台灣人來講,看櫻花是一件非常隆重的事,因為我們常常在講Sakura、Sakura,她這輩子一直很嚮往那是怎樣一番景象。

事實上,我媽媽那時候是重病,所以我想在她有生之年,可以讓她看到燦爛的櫻花,所以那一年春天,我帶著父親、母親跟我妹四個人去了一趟京都。我還記得,當她第一次置身在那充滿櫻花的京都(記憶裡沒錯的話,她好像也是第一次到京都),我媽媽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