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姊姊

二○一一年十二月的陰雨,就像現實的世界:酷寒、陰冷、暗淡、愁緒滿懷。更像我的心情,從小教我讀書寫字的三姊走了。她,總算擺脫了兩年多來癌症的折磨。在陰雨中來回榮總的日子,就像走在無盡的黑暗隧道中,害怕、無助,再加上剪不斷的愁緒。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