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後記

同一片沙灘 我看見了兩種勇敢

一個多月來,我們拜訪了開發業者、台東縣府、自力復育漁種的在地居民,還有都蘭部落唱著歌的頭目。他們都在十公里不到的都蘭海灣,對海岸開發的答案,卻有如地球兩端。

寫作前,我們在杉原海邊遇見了陳羿君,也找到了最讓我們感動的答案。

問她對美麗灣的看法,她沒有意見。「大家都是靠海吃飯啊……,他要賣他的海景,我也要做我海底的事,」她笑笑的說,「只是,他水上也沒什麼東西,(如果海岸毀了)他要賣什麼?」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