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子裡的愛情

大學開學的第一天,就知道她是我今生的伴侶。鼓起勇氣告訴她:「我很喜歡妳,可不可以在一起?」答案是否定的。我並未感到尷尬,因為這就是我。執著是我的優點,雖然過程有時是痛苦的。

開始給她寫信,一天一封,一天兩封,但始終沒有回應。一個寒假,我知道她沒回台北,我也跟著不回家。當知道她因感冒而發燒時,我居然莫名興奮起來,難道是上天賜給我的機會嗎?冷靜的打電話給她,提出陪她去看醫生的建議。當然,被拒絕了。接著我把準備好的台詞輕聲在電話裡念給她聽:「感冒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