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旅館,一個心法

用幸福召喚幸福

我們一行五人,在夜間十一點抵達日本加賀屋。已經沒有九十度鞠躬的大隊迎接,只亮著燈籠的昏暗門廊靜悄悄的。但我們仍期待如日本人偶般優雅的管家,穿過細長雅致的走廊迎面而來,纖纖玉指一交疊,低聲沉著的對我們說:「歡迎光臨。」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