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日京兆有兩種

警察風紀事件自「密室打麻將」之後,接二連三的發生。說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對,可是為什麼之前沒有看到結凍一尺、二尺,卻一下子「冰凍三尺」?及至看到胡志強說:「我願意(為警紀不彰)負責,可是警察的老闆不是我。」頓有所悟:警紀鬆弛、貓鼠同穴已非一日,可是都還壓得住。最近一下子「散」開來,卻跟五都選舉不無關係。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