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裡還有投資靈藥?

我不認識鑲金牙的基金經理人,但不必瞇著眼睛仔細看就能發現,我們所有「經理人」跟販賣九號愛情靈藥、聲名狼藉的Madame Rue大有相似之處。差別是我們不賣愛情,而是賣「希望」。問題是,我們收費很貴,但能帶給客戶物有所值服務的經理人卻少之又少。當然,「希望」是有合理價格的,即使到頭來一場空也是如此。這就是為何週日早上我們會放一張五元美鈔進教堂的奉獻盤,上賭場玩二十一點時則願意投下二十五美元的注碼。通常我們視前者為「保險」,後者為「娛樂」。這麼一講,堅信有來世(或死後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