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山南路烤番薯

番薯,或說地瓜,在臺灣具有重要意義。在艱困時,蕃薯簽也是農家保命之物。新鮮刨下來的番薯簽條,拖上麵糊,下鍋油炸,其自然的淺淺甜度加上澱粉因油炸而生出的酥香之氣,常是極佳的炸物,看官小時吃過炸番薯簽的,或許覺得比如今速食店所售的馬鈴薯條要更好吃也。

但吃食番薯最古典卻又最粗獷的版本,卻是烤番薯。幾十年來,在臺灣或在大陸,大街小巷有人推著車,車上一泥爐,爐吊著一個個在烤的番薯,便這麼沿街叫賣;大夥吃烤番薯的印象,概約如此。烤得燙燙的蕃薯,以竹鉗鉗起,以報紙包上,可以邊走邊捧著吃。撕下皮,裡面的肉,深黃或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