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客自救大會

當新加坡正風光地舉辦世界貿易組織首屆部長級會議時,台灣則在亂象叢生中召開國家發展會議。

某種程度上,做為二十一世紀亞太地區重鎮的競賽,台灣已經輸了第一回合,而且落後了一大截。

為什麼會輸?主要是新加坡始終維持有效的精英領導,台灣的政治精英卻在過去九年來的爭權、擴權過程中,喪失了領導力。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