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題出在怯懦父母

我想跟一個十六歲的男孩說話。

今年夏天,他說,他想去學街舞。我露出狐疑的眼神,因為他的頭髮留得有些龐克,他並不愛讀書。我不知道,學了街舞之後,他會因為接觸到什麼樣的人,有何改變,而且會更晚回家。我不知道,放縱與發現自我的疆界在哪裡。

我想跟一個四十八歲的男人說話。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